白云处处长随君

当遇到美好诗篇要为你读一遍。

我做事情不要结果,我不要它给我名利,我不要它给我安定。

我可以端坐高堂,也可以随风流浪,我可以西装革履,正襟危坐,摆出任何场合需要的谱子,也能衣衫褴褛,天地为席,坐在草坪沙石上和牦牛低语。

这件事的发心是善良的吗?这件事能帮助到更多的人吗?这件事能让我感到快乐吗?这件事能让哪怕一个人免受我曾经历的痛苦,在受到伤害之前先得到庇护吗?

如果能,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

我的过去是既定,我的未来是虚无。

我只要现在此世,金刚威猛,能断一切。


我就算是疯子,乞丐,死的时候一贫如洗,也不去违背本心。

《柔克诸子叙事诗》-《风同尘灰》花叶-节选

前言:人生道路上迎来了巨大的机会,也算是工作上的变动,要去藏区山里三年,最快月底,最慢春节之后。按照计划是蕉纯、花叶/光恋/迷宫、真昼这样写完的,也不知道我的手速能不能赶在走之前。总之会努力,不会匆匆了结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你很难去想象,道恩的诗歌有一日不再为英雄和传说吟诵,而是为两个女人,两个来自遥远南陲,总是被自诩“诗歌之国”的道恩人认为野蛮的耳岛之人。

“其从南来,飘摇诸海,灼华如柔克之月,朗丽似伊亚之风。”

“其从南来,散于诸海,交织如藤,不可分离,天火煌煌,化作尘埃。”

“其从南来,散于风中,尘灰交错,不可分拆。”

倘若你质...

突然又开始提问箱了吗ww翻了一下。


https://peing.net/zh-CN/baoyu0?event=0
催更是没有用的,假如有人的话x,随意问什么都可以,另,有好吃的安利请务必,书籍电影电视剧番剧漫画歌曲之类的,我差不多来者不拒。

《柔克诸子叙事诗》-《舟行诸海》【5】

前言:我是不是更得太慢了……假如忘了剧情就辛苦大家回看一番(。主要我手速很慢又很菜,写起来还放飞自我根本不管阅读性够不够强……

私以为阿蕉很适合这样大段独白的感觉,就是觉得纯纯的戏份现在是不是不太够,我对不起天使,我会弥补的。阿蕉打包送床上了。

我不准备改了……除非有错字……(像只咸鱼一样开始吐泡。


第五章 幻影

在长舞节结束的清晨,住在帕恩的小巫师大场奈奈和纯安娜躺在一张床上。

大场奈奈,纳斯,柔克的女巫师,觉得此时的情形并不太美妙,她并非没有和纯安娜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,肌肤贴着肌肤,呼吸连着呼吸,窗户里漏进来的光也足够她在房间中看清对方的面容,熟悉的,一如既往的面容...

《柔克诸子叙事诗》-《舟行诸海》【4】

前言:《舟行诸海》是蕉纯回,大概划分是迷宫、花叶、光恋、蕉纯、真昼,真昼有个人回这样——天呐,我都这么厨阿蕉了,写到真昼的时候我拿什么才能吹好我的挚爱。


第四章 帕恩


卡耳格的少女躺在船只里。

她在柔克岛的西边,在厚斯克和安斯摩两岛之间穿行,诚然——法师是有这样的本事,让海洋的海风听从她的恳请,让一个新手船长得以穿过数百小屿时隐时现的海湾,还有那些盘亘在海湾里的庞然大物,渔网。居民们赖以为生的工具,从海湾的一头延伸到另一头,捕捉着在海洋里畅游的“鮀比”,它们将被榨成鱼油,售往群岛各地,其中自然也包括巫师们居住的柔克。大场奈奈找来西风,缓缓穿过海洋中漆黑的渔网阴影,向着下...

陪小男孩踢了半个小时球,累到不行。

感觉青春离我远去.jpg

《柔克诸子叙事诗》-《舟行诸海》【3】

前言:在第一章做了对前述的注释,给大家的阅读带来了麻烦真是抱歉……我有什么写得不太对或者需要改正的地方请多多指正。这算是一个双向的同人,来自地海的设定,来自咕咕组的人设,美好属于她们,过错属于我。感谢。


LOF把我摁住,说我是敏感词,所以放在博客了。

http://baiyun.bitcron.com/post/tong-ren/qi-ta/-rou-ke-zhu-zi-xu-shi-shi


1 / 22

© 白云处处长随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